顾沅青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黑夜中、
四周寂然消逝。
而我抬头、
独看见了你、
明亮的脸。
那是如此柔和、
如此圆润。
不知怎么、
竟总是使我感到安宁。

也许有时候、
天空会飘来一片乌云、
遮住了我和你。
也许有时候、
我被理智蒙蔽了双眼、
看不见你的光明。
但是我并不担心。

因为我相信、
无论如何、
你始终会在那里。
因为我相信、
你是我的月亮、
我是你的子民。
就如同我将会是、
谁的月亮、
谁将是我的子民。

你说过、
假如心中的光、
被自己捂住、
那么双眼能看见的、
就只有黑暗。
亲爱的月亮、
我多想对你说声我爱你、
就像我多么想、
在死亡来临之前、
对他说声我爱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