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沅青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三色寒凉。

冰冷的雨滴,
落在玻璃橱窗上,
敲击。敲击。

疲惫的小手,
泡在污水旧盆中,
搓洗。搓洗。

流浪的猫咪,
走在繁华街市里,
饿极。饿极。

失落的孤影,
浸在漆黑的湖心,
寻觅。寻觅。

评论

热度(8)